首页 淘宝客正文

你认为什么样的人生才是有意义的人生?

多发客 淘宝客 2021-12-25 15:27:24 130 0

    精读君官方帐号,优质娱乐领域创作者

    前段时间,看了是枝裕和的一部早期作品《下一站,天国》。

    小说讲述了一个中转站的故事。这个中转站很特别,因为它是人们由生到死,去往天国的途中,必经的一个站。

    每个去往天国的人,都会在这个地方休息一周。在休息的时间里,他们都需要做一件事,就是选出记忆中自己觉得这一生里最珍贵、最重要的回忆。

    有一个29岁就去世的年轻小伙,思来想去,觉得自己刚出生时的记忆最美好。这让他感到难过,他说:“最初的记忆成了最幸福的记忆,这样一说,那我之后的29年的人生又算什么呢?”

    一下子,他这29年的岁月似乎没了痕迹,找不到意义。

    怎样的人生才算是有意义的呢?这大概需要我们终其一生去思索。

    著名心理学家弗兰克尔在《活出生命的意义》这本书中,描述了自己在集中营中死里逃生的经历:每天都有人死,所有人都已经麻木而且不抵抗了。即使在得救的最后一刹那,他还与死神擦肩而过 。

    可是他最后却得出一个结论:尽管在比地狱还惨的集中营,人们依然可以选择自己要做什么样的人,哪怕代价是死亡。

    每个人与生俱来的躯体都是空洞的,你往里面填什么,它就是什么。

    如果说生命皆迷惘,那我们该如何找寻人生的意义?

    季羡林老先生在他的《人生的意义与价值》中,这么说道:

    根据我个人的观察,对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来说,人生一无意义,二无价值。对这样的芸芸众生,人生的意义与价值从何处谈起呢?在人类社会发展的长河中,我们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任务,而且是绝非可有可无的。如果说人生有意义与价值的话,其意义与价值就在这里。话说到这里,我想把上面说的意思简短扼要地归纳一下:如果人生真有意义与价值的话,其意义与价值就在于对人类发展的承上启下,承前启后的责任感。

    季老先生把一个人的人生意义放诸于人类发展、历史进程来衡量,这听起来似乎规模有点儿大。

    但其实这样的人生意义,就是属于我们每一个人的平凡小事。

    小时候很喜欢《大耳朵图图》这个动画片,其中有一集叫《永远活下去》。

    图图在幼儿园里学到鹦鹉的平均寿命只有7年后,联想到所有人都会慢慢离开世界,就开始难过。周末爸爸妈妈带着图图去了画展,看到了毕加索的画,爸爸对他说:

    虽然毕加索爷爷死了,离开了这个世界,但是他给这个世界留下了很多画作为礼物。大家只要看见画就会想到毕加索爷爷,那么他的生命就永远地活在这些画里面,陪伴着我们。

    后来下午一家人去公园草地上玩。图图看见一片树叶枯萎掉下了,就问爸爸“它死掉了吗?”

    爸爸跟他说:它表面上看起来是死了,但是它会化作肥料,变成大树的营养物,明年大树就能长出很多新的树叶,这就是这片树叶留在这个世界的礼物。

    人活着,生命的意义就是不断地给这个世界留下礼物,这样我们就能永远的活下去,活在我们留下的礼物里。

    这与季老先生所说的,不正不谋而合吗?

    所有人都要死,但是我们总要留下点对世界有用的东西,留下“礼物”,让那些活着的人,因为我们留下的东西而时常想起着我们。

    这样,我们看起来死了,但或许能永远地活在那些“礼物”中。

    而这大概就是对于外界来说,我们的人生可以拥有的意义。

    那么对于自己来说,人生的意义又体现在哪里呢?

    吕克·贝松导演的电影《超体》,女主角Lucy在因毒液浸入血液后,进化加快,最终变成了一个超体,她打电话给妈妈说了这么一段话:

    妈妈,我能感受到万物,宇宙、空气、振动、人类,我能感受到引力,我能感受到地球的转动。我血管里的血液,我能感受到我的大脑,我记忆中最遥远的部分,我戴牙窋时嘴里的痛感。我发烧时你的手在我额头上的感觉,我抚摸那只猫时手上的触感好柔软,我记得你的乳汁在我嘴里的味道。我想告诉你我爱你和爸爸,我想谢谢你在我脸上的无数个吻,我现在依然能感觉的到,我爱你妈妈。

    著名哲学家马丁·布伯的代表作《我与你》里,提出了“我与你”的概念:

    世界存在着一个“我”,我是活在关系中的,关系有两种:“我与你”和“我与它”。

    当我放下了所有的预期、预判或者目的,以我全然的本身与一个人或一个事物建立联系时,我会与“你”这个存在的全部本真相遇,这就是“我与你”的关系;相反,如果我把关系中的另一方沦为满足我之利益、需求、欲求的工具,那就是“我与它”的关系。

    马丁·布伯描述了“我与你”关系的美好,他说:

    我与它无时不在,而我与你只是瞬间,但正是这样的瞬间,让生命拥有了意义。

    当我与“你”相遇时,我不是为了满足我的任何需要,哪怕是最高尚的需要或私欲而与其建立“关系”。因为,“你”便是世界,便是生命。

    Lucy在变身超体后,第一时间做的事,就是流着泪打电话给自己的母亲,那时候的她能更深切地感受到世界万物,也更深切地感受到了爱。

    我想这就是马丁·布伯所说的“我与你”的关系吧。

    因此,对我们自身而言,生命的意义可能就是不断地去寻找爱,这种爱不能单纯地理解为爱情、亲情或友情,这种爱是“我与你”全身相遇的感觉。

    这种全身相遇的对象,可以是世界万物。你能在一次旅行中,与一座未知的城市全身相遇;你也能在一个秋季午后,与一片落叶全身相遇。只要当下的你感受到了爱,就能享受其中的美好。

    那么这样的每一刻,都是充满意义的。

    怎样的人生才算有意义?

    我们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幸福。为了自己幸福,也为了别人幸福。

    当我们年老之时,如果每一阶段的时光,都让你觉得值得回忆,那么我想,这样的人生便是充满意义的。

    人生,丰富而多彩,就好像我们每个人年少时所憧憬的那样。


代办执.照,一条化开店跳对公,店铺强开多开,代.刷.1-3砖,pdd店.铺改销.量出评打造爆.款!QQ:157783566

免责声明:
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
如有侵犯您的版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